首頁 | 太陽能 | 風能 | 生物質能 | 地熱能 | 核能 | 海洋能 | 氫能 | 其它 | 新能源商務
新聞動態 | 投資市場 | 項目進展 | 技術天地 | 政策法規 | 行業辭典 | 產業資訊 | 統計數據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辭典
G20峰會與全球氣候治理
新聞日期: 瀏覽次數:0

  氣候變化已從單純的環境保護問題上升為人類生存與發展問題。而對于中國而言,還有更加重要和緊迫的現實意義。改變中國以煤為主的能源結構和高污染高能耗的產業結構,是中國國內治理環境和應對全球氣候變化的迫切要求。同時,積極應對氣候變化也是中國廣泛參與全球治理、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國際責任與擔當,更是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內在要求。

  《巴黎協定》簽署儀式開始以后,各國正緊鑼密鼓地推動立法機構批準,向低碳和綠色發展的轉型正成為世界潮流。中國作為世界最大的新興發展中大國,需要積極推動經濟與能源的轉型,以引領世界共同轉向更加可持續的發展。這對于提升未來中國經濟的發展潛力,提高發展質量也意義重大。中國目前正處在“第十三個五年規劃”的開局。“十三五”作為中國經濟從高速發展轉向“新常態”、創新型經濟發展承前啟后的重要階段,需要抓住重要的改革窗口期,實現發展從量的積累到質的飛躍。“十三五”規劃綱要中第四十六章為《積極應對全球氣候變化》,體現了中國將應對氣候變化提升到國家發展的戰略高度,并將為此付出的巨大的國內努力。

  自十八大后,中國在氣候變化的國際舞臺上以更加積極開放的姿態開始與其他發達國家合作,同時也在氣候外交上顯示出了更加靈活務實的風格,不再把氣候變化單純視為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發展權利的斗爭,而是更多從全球視角出發,尋求中國在國際舞臺上的應對以及引領全球氣候變化問題所應該發揮的角色。

  G20與氣候能源治理

  G20作為當今國際上重要的多邊對話平臺,致力于構建創新、活力、聯動、包容的世界經濟,同時也必須在應對氣候變化問題中發揮重要的領導作用。這不僅僅是因為氣候變化與世界經濟和能源的可持續發展密切相關,更是因為分享世界經濟發展成果,推動和幫助廣大發展中國家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G20必須正視氣候變化會給發展中國家未來發展所帶來的巨大風險,并采取相應措施減小其影響。

  在G20的框架下,通過深化與國際能源署(IEA)、歐佩克(OPEC)、國際能源論壇(IEF)、國際可再生能源機構(IRENA)、能源憲章組織(ECT)等國際機構合作,以及建立能源對話機制等手段,中國和其他國家將可以更有效、更深度地參與國際能源治理,包括有步驟地取消低效的化石能源補貼。這對于提高能源供應與投資安全,促進能源資源國的經濟發展至關重要,同時也能為推動世界向低碳能源轉型、應對氣候變化產生積極作用。另一方面,G20下也設立綠色金融和落實氣候資金議題,可以深入探討如何推進全球金融機構的綠色化程度和向綠色產業配置資源,并且為在《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下,繼續討論如何解決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的資金需求問題提供了重要的政治推動力。作為2016年G20的主席國,中國將繼續發揮在全球氣候治理中的領導力,探索在G20平臺進一步推動全球氣候治理的更多可能性。

  1.G20與能源治理。

  目前世界存在多個主要的國際性能源組織,這些能源治理機構是基于不同的目的、由不同的利益相關方發起成立的,因而其章程和宗旨各異,其管理手段也具有局限性。當前國際局勢錯綜復雜,面臨著多方的利益博弈,加之治理機構碎片化導致的機制性矛盾非常沖突,使全球能源治理進程受到極大阻礙。國際能源治理此時最需要的是統一協調和多邊對話,而占全球90%GDP與80%貿易的G20無疑是提供這種協調機制的理想平臺。中國快速增長的能源需求使中國成為了全球能源治理構架中日益重要的角色,而中國在海外日益龐大的能源投資和進口也要求中國在國際能源治理中發揮更主動和有領導力的作用。2014年,中國已經成為世界最大的原油進口國,中國能源企業的海外投資累計超過2000億美元,同時中國也是世界最大的風電與太陽能設備出口國。無論是對化石能源的投資與貿易,還是可再生能源的發展,中國都有舉足輕重的影響力,也面臨著越來越無法忽視的國際治理挑戰。

  G20為世界主要經濟體與不同國際機構之間的對話搭建了非正式的平臺,中國可以依托G20開放式的交流對話機制,采取兩步走的方式加深對國際能源治理的參與。第一步,繼續深化在國際能源治理中的重要議題上與國際機構的交流與合作。近期中國已正式成為國際能源署的聯盟國,并由中國人當選了國際能源論壇的新任秘書長,中國與相關國際能源組織的交流合作正在日益深化。第二步,逐步推動G20改革,在G20框架下整合已有的國際能源網絡和能源管理機構,使其成為這些網絡的中樞,將當前一年一度的領導人峰會、一年一度的能源部長會議、每年三次的能源工作組的運作模式提升為“領導人峰會-能源部長會議-能源主管部門與國際機構對話會議-能源工作組會議”四級聯動多層次能源對話機制,并設立能源對話與治理的常設秘書處以發揮聯系、磋商和協調的作用,統籌協調現有的多元治理結構,發揮G20作為全球能源治理指導機構與協調中心的作用。

  2.氣候資金與綠色金融。

  作為爭執最激烈的議題之一,氣候變化資金問題一直都是氣候變化談判中最受關注的話題。

  從2009年哥本哈根會議達成協議草案要求發達國家將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每年1000億美元的應對氣候變化資金,到《巴黎協定》要求發達國家繼續向發展中國家提供資金援助,幫助后者減少碳排放以及適應氣候變化,同時鼓勵其他國家在自愿基礎上提供援助。氣候變化資金協議前進的每一步都充滿了發達國家與發展中國家的爭執與妥協。而G20成員均為《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締約方,在遵循《公約》原則和規定的基礎上,各國需利用G20的平臺繼續積極落實巴黎大會在氣候資金等問題上達成的成果,并為各方在《公約》框架下繼續討論如何解決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資金需求等問題提供積極的解決方案。

  另一方面,中國以煤為主的能源體系也存在大量對化石能源的無效補貼。這些補貼鼓勵了不必要的供應和需求,并因此阻礙了能效和可再生能源的發展。國際能源署估算2014年中國對消費端化石能源的補貼約為174億美元,如果再包括使用化石燃料所帶來的外部性成本,這個數字將更高。2009年,G20領導人首次承諾將取消沒有效率的化石能源補貼,這一承諾在之后的每一次G20峰會上都得到重申。中國、美國和德國,成為第一批自愿相互進行化石能源補貼評估的二十國集團國家,以此來加速實現取消化石能源補貼的承諾。

  中國正在推動綠色金融創新,并于2015年成立中國金融學會綠色金融專業委員會。作為一種市場化的制度安排,金融在促進環境保護和生態建設方面具有十分重要的作用。通過綠色債券、綠色證券、綠色保險、環境基金等創新型金融產品,加強金融政策與產業政策的協調配合,可以有效減少對高能耗高污染行業、環境違法企業的資金支持,引導資源向綠色和低碳行業的配置。這既可以減少對化石能源消費的無效補貼,也可以為中國和世界的能源轉型和應對氣候變化提供資金。根據最近的研究報告預計,未來五年中國用于低碳建筑、綠色交通和清潔能源三大行業的低碳城市建設所需投資總額將達到6.6萬億元人民幣。

  3.中國作為G20主席國推動氣候與能源治理。

  G20是中國首次以創始國成員和核心國成員的重要身份參與的全球經濟治理機制,為中國提升全球能源治理領導力提供了世所矚目的中心舞臺。短期來看,中國應該把能源治理提高為2016年G20峰會的關鍵議程之一,延續前幾屆峰會對能源問題的重視并爭取有所突破;中長期來看,通過推動G20的頂層設計和框架建設,中國與其他成員一起可以將G20改造成為全球能源與氣候治理最重要的指導機構與協調中心。

  在中國成為G20輪值主席國期間,中國可以考慮將G20下的能源與氣候治理與下列幾個重大的戰略目標結合起來推進,包括“一帶一路發展倡議”、“基礎設施互聯互通”、《中國制造2025》以及“支持發展中國家工業化”。在簽署了新的《國際能源憲章宣言》后,有研究建議中國可以考慮推動達成“跨國能源投資協議”,以推動在能源發達地區的能源項目投資,同時提高安全性與透明度。該協議將在很大程度上與中國全力推動的“一帶一路”戰略和亞投行相呼應,使中國更好融入和改善世界治理體系。針對能源基礎設施的行動計劃與G20的核心議題——推動全球發展的目標是一致的,因此可以整合成為G20全球治理框架的一部分。另外,中國也可以與其他主要倡議國家一起合作,利用當前低油價的契機,為推動消除取消低效的化石能源補貼制定切實可行的步驟和時間表。

  國際氣候治理的中國聲音

  1.中國是國際氣候治理新理念的引領者。

  習近平主席出席巴黎氣候大會并在開幕式上做重要講話,提出作為全球治理的一個重要領域,要以應對氣候變化的全球努力為借鑒,探索未來全球治理的新模式,并提出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創造合作共贏、公平正義、共同發展的“三個未來”。中國積極促進巴黎氣候大會成功,正是實踐習主席提出的全球治理新理念、深度參與全球治理、體現大國責任擔當的成功范例,已經并繼續為全球氣候治理新機制的形成和發展發揮重要的指導性作用。

  《巴黎協定》新機制體現了世界各國合作共贏、共同發展的理念和原則。新機制在激勵各國自主貢獻和行動,并不斷加大力度,在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大前提下,促進各國統籌協調國內發展目標與全球減排需求,尋求自身發展利益與應對氣候威脅的價值平衡。協定中“強調氣候變化行動、應對和影響與平等獲得可持續發展和消除貧困有著內在的關系”,突出各國都要走上氣候適宜型的低碳經濟發展路徑,實現“發展”與“降碳”的雙贏。把應對氣候變化的長期目標與保障糧食安全、消除貧困與可持續發展密切結合起來,統籌部署,實現多方共贏的目標。因此,應對氣候變化長期減排目標下的低碳經濟轉型,不應成為對經濟社會發展的制約,而是應作為難得的發展機遇,更是各國實現自身可持續發展的根本路徑。

  對發展中國家而言,在工業化和現代化進程中要同時實現發展和低碳的雙重目標,既需要自身發展方式的低碳轉型,也需要發達國家資金、技術和能力建設上的支持。在全球氣候變化合作進程中,要為其創造一個公平實現可持續發展的機遇。所以,《巴黎協定》新機制的實施,就要求各國摒棄“零和博弈”的狹隘思維,而轉向“共和博弈”的合作共贏。

  氣候治理新機制要體現公平和公正原則,這也是《巴黎協定》新機制有效執行的根本保障。《巴黎協定》強調全球各國共同行動要體現“共同但有區別的責任”原則,公平原則和各自能力原則,區分了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不同的歷史責任和現實義務。發達國家除率先減排外,有義務為發展中國家和適應兩方面提供資金支助,同時發展中國家也要努力走上低碳經濟發展路徑。在公平原則指導下,全球氣候治理的中國行動對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的自主貢獻和行動的衡量準則,成為發達國家和發展中國家加強互惠合作行動的基礎,從而保障《巴黎協定》新機制的有效實施。在這一原則下,《巴黎協定》中對減緩、適應、資金、技術、能力建設、透明度、全球盤點等各要素都做了全面平衡的安排。

  2.中國是氣候變化國際治理體系的積極推動者。

  在巴黎氣候變化大會前,中國政府利用領導高層互訪契機,加強與各國在氣候變化領域的交流與合作,分別與美國、歐盟、英國、基礎四國等發表氣候變化聯合聲明。中國積極與“基礎四國”、“立場相近發展中國家”等建立磋商機制,與發展中國家加強對話溝通,開展務實合作,贏得國際社會積極反響,在應對氣候變化領域與各國增進理解,進一步擴大共識,為推動氣候變化談判多邊進程做出了重要貢獻。

  中國政府積極推動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近年來通過向發展中國家低碳節能產品,組織氣候變化培訓班,加強對發展中國家的援助。2014年9月,國務院副總理張高麗作為習近平主席特使出席在紐約召開的聯合國氣候峰會時宣布,中國將大力推進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從2015年開始在現有基礎上把每年的資金支持翻一番,建立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基金。中國已經提供600萬美元資金支持聯合國秘書長推動應對氣候變化南南合作。2011~2015年,中國已安排4.1億元資金用于支持小島嶼國家、最不發達國家、非洲國家等應對氣候變化。2015年9月,習近平主席訪美期間,正式宣布中國政府出資200億元人民幣建立中國氣候變化南南合作基金。該基金在支持其他發展中國家應對氣候變化、向綠色低碳發展轉型,包括增強其使用綠色氣候基金資金的能力和氣候適應力,嚴格控制對國內以及國外高污染高排放項目的投資。該基金的建立是中國政府推進氣候治理南南合作,向發展水平較為落后的國家和地區提供支持的務實舉措。中國正在啟動在發展中國家開展10個低碳示范區、100個減緩和適應氣候變化項目及1000個應對氣候變化培訓名額的合作項目,繼續推進清潔能源、防災減災、生態保護、氣候適應型農業、低碳智慧型城市建設等領域的國際合作,并幫助它們提高融資能力。

  來源:第一財經日報
站內搜索
專 題
 
中國環保商業通訊致力于傳播環保、能源、清潔技術領域市場、政策與創新技術專業信息...
熱點關注
·營業額超7.6萬億:11家環保...
·全國部分省市二氧化硫排放...
·全國部分省市水資源總量及...
·光伏管道擴張建設亟待政策...
·歷數全國近5年廢氣廢水中主...
·全國污水處理廠大點兵
·水力壓裂提取頁巖氣,福音o...
·京津滬渝四市生活垃圾處理...
·電子垃圾:不受礦產資源局...
·環保網微信公眾賬號正式開...
·華北五省市近十年生活垃圾...
·可再生甲烷取代重油及船用...
·開元潤豐:廢舊輪胎的綠色...
展會信息
·2019第五屆亞洲氫能燃料電...
·2018第七屆亞太國際生物質...
·2018第三屆亞太電池展
·天俱時科技論壇聚焦破解制...
·2015 第三屆智慧生態城市研...
·2015中國國際石墨烯創新大...
·第三屆中國(綿陽)科技城...
·中國節博會 展示節能低碳新...
·第二屆長沙國際新能源展
·2015中西部(成都)國際節...
·蘇伊士集團的資源變革之旅
·2015廣州國際風電技術與設...
·2015第四屆中國國際分布式...
·2015第七屆世界風電大會暨...
·2015第七屆中國國際生物質...
 
關于我們 廣告服務 聯系我們
  Copyright www.fbjtcg.live,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國新能源與可再生能源網
京ICP備12004549號-4
熊猫厨神登陆